Tuesday, January 24, 2023

梦回村子

今年2023年农历二十八,越南打工的表哥,表妹也回来了。刚进村,别人就问,怎么回来这么晚啊?我们在11月份,就从广东回来了。


表哥变成了大老板,表妹去了一年。打扮得花枝招展。

表妹一回来村子,就呆不住,说要去县城弄头发,弄美甲。表妹的爹,因为发烧咳嗽,2022年底去世了。

表哥说,那边忙不过来,人手不够。我约了隔壁村的二强,看看有没有熟人,过年后带过去越南帮忙。说完,表哥拿了两条华子,一瓶xo就开车去隔壁村了。

表哥说,越南的房子也要装修了,没时间看着。

总之,他们从越南的回来,村子感到了一些繁荣的气氛。

11月份就从广东放假回来的几个小伙子,好像在商量着什么。

-----------------------------------------------------------
表哥从越南回来第二天, 今天年二十九,2023年1月20日。 村子突然响起警报声,由远而近。 下来几个警察,下来就把姚谦,宋史,宋铭,几个抓起来了。 为啥? 原来这几个小伙子,昨晚骑摩托车到隔壁县,撬了几个商铺的大门,偷了不少东西。监控都拍下来了。 由于广东工厂11月份就没有订单回来了。一个多月,钱都花光了,就动了歪心思。 警车开走的时候,村子的狗叫唤了两声。

-------------------------------------------------------------
年初三,有人进村子拜年。 大家都坐在一起唠嗑, 当农民工柳钢源的就说,工钱都没有收到,包工头给了5000块,打发回来过年。农民工还是万般无奈,说罢吸了一口闷烟。 明年还上不上工地,现在也还没定。如果不去,剩下的钱也收不回来,如果去,这样拖欠工钱,还不如自己搞装修做日结。 他还说,孩子快大学毕业了,现在大学生很多,如果找不到工作,还是跟我一起上工地吧。现在大学生不值钱,赚得还没有我多。 一边抱怨大学生赚得不多,一边感叹农民工收不到钱。 柳钢源的话,大家听了,但也没人搭话。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精选的博文

Zhang Aijun visited the 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 Beijing and met with entrepreneurs from Zhaoqing: Unwaveringly strengthe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to grasp the industry and work together to develop new quality productivity

Zhang Aijun visited the Ministry of Industry and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 Beijing and met with entrepreneurs from Zhaoqing: Unwaveringly st...

热门的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