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 2024

聊聊縣城婆羅門

 聊聊縣城婆羅門


原創 吃魚吐刺兒 不上道兒的魚 2024-04-03 12:15 廣東



1

婆羅門、剎帝利這類稱呼大家都很熟悉,印度的種姓制度至今也未消亡,種姓制度意味著階級階級秩序的劃分,意味著物質生活及精神生活的巨大差異,也意味著沒有所謂的公平 與民主。


有趣的是這類被我們鄙夷唾棄的字符卻有一天衝上了中國的熱搜,縣城婆羅門的出現讓很多人特別是在一二線城市打工的人感到驚詔,不可思議,甚至無法接受過往遠不如自己 的人竟然在縣城混得風生水起,而自己則蝸居在大城市裡混個溫飽。


原來縣城也是盤根錯節,縣城也有大量的財富,但可惜這些財富都是流向了指向的口袋,斷然不會流向在外漂泊的你。 這並不算新鮮的狀況,很多年前就存在的事情,只不過那時候沒有互聯網,沒有像周公子之流對外炫耀、裝X然後被揭露。


那位在外打工過年回家的漂泊人感到驚奇,發現她的那些同學消費能力、車子、房子、日常吃穿用度均是高檔的,為此覺得難以接受也是正常,因為這麼多年來縣城婆羅門都 一直悄悄賺錢,只是到了現今的世代更喜歡暴露。


當你感到負重前進時,不要懷疑一定有人在替你歲月靜好,而且是騎在你脖子上歲月靜好。 這個世界真實的一面並不完全是大城市快速發展,制度健全,生氣勃勃,相對公平。


大城市能夠承載的人相比於廣闊的中國大地而言,仍然只是其中一部分,更大的一部分生活在鄉村、小鎮、縣城,這些才是中國社會更真實的一面。


大城市不過是冰山一角,冰山之下暗藏玄機,是各種糾葛的利益關係,各類繁複的分配製度,是對各類資源的壟斷,是很多人抬不起頭的核心原因,是其他人不得已 離開家鄉在外漂泊的根源。


當然,縣城婆羅門不是只指縣城,很多省會城市同樣是有這麼一群食利階級,他們壟斷了所處地域的各類政商資源,藉著這些資源搞出“家族榮光吾輩傳承”,拿了好處還 要貶低你一番。


身處江西省會南昌市的周公子,敢在朋友圈大聲嘲笑那些比他學習好的老同學,謳諷他人再怎麼憑藉個人努力也一輩子比不上他自己,優越感拉滿。


周公子的父輩還不是什麼大官,周公子也不是什麼學習的料,從始至終就是一個敗類、廢物。 結果卻可以輕輕鬆松進入清北、985畢業擠破頭都難進去的好單位,獲得幾乎最頂級的工作,而且沒有任何風險,不會面臨辭退,沒有35歲危機,下一代還能再繼續 安排進去,世襲崗位。


周公子家庭還有好多房子,喝著萬元一斤的茶葉,這一切只不過是因為周公子投了個好胎,就遠遠趕在了很多人前面,這顯然說明了我們社會財富的分配 存在巨大問題,許多財富蛋糕早早就被人預定,瓜分殆盡。


這些人不用努力,不用奮鬥,不用跟大家卷學習成績,卷補習班,因為他們從來沒有任何憂慮,擔心。 考不上,大不了隨便哪裡買個學位,國外野雞大學多的是,回來就繼承崗位,坐在辦公室喝茶,拿著高薪,過幾年再透過各種關係運作升上高位。


要知道,這些人的父輩還沒有進入到真正的權力中樞就可以獲得如此豐厚的回報,分配方式長期不公會帶來各種問題,歷史書上早已有說明。


而大城市那些年入大幾十萬,甚至百萬的精英猛人們,還要每天雞娃,無時無刻不擔憂自己階層滑落,擔心自己孩子考不上高中,考不上大學,沒幾代就家 道中落,淪為窮人。


這些縣城婆羅門卻完全沒有這類焦慮。


2

其實每個小鎮,縣城讀書過的人,應該都接觸過一些婆羅門。


我就見過不少,有些婆羅門倒沒像周公子這麼富,但也不差,他們當然也沒過什麼苦日子,人生主打一個享受玩樂,明明什麼都不缺,卻還顧影自憐。


我小時候長大的地方有豐富的石油資源,我的不少同學父母都是油礦的工作人員,他們的工作從他們父母手中繼承過來。


那時候,只要是油礦子弟,工作是可以傳承下去的,世襲壟斷,這是當時很普遍的事。


很多人都想進入油礦,不惜花重金找人進入油礦工作,因為買了這個通道後,自己的子孫後代都可以全方位繼承工作,不用擔心找工作的事情,我們一些從小就壞事做盡,不 學無術的人最後都進去了這樣的單位,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抽著中華牌香煙,開著BBA的車。


我的許多高中同學本科都沒考上,但他們父母也不擔心,因為他們都有後路,高考考不上也沒關係,成年後他們的父母會想各種辦法把他們安插在各類國營 企業、事業單位。


許多國營企業、事業單位早期招聘都是謎,包括銀行也曾是婆羅門一度喜歡的工作。


要不是後來國家改制,恐怕這些人完全霸佔了縣城以及很多省會城市的絕頂好工作,根本沒有普通老百姓沾邊的機會。


我某位同學高考了大專,父母以前是電力局的,14年的政策是父母在電力局工作,子女也可以進電力局工作。


我這位同學17年畢業,畢業之後國家已經改革了製度,他的父母無法安排他進電力局,原因是他只是個專科,想要直接安進去必須得是個本科才行。


我這位同學沒能進去,父母後來給找了個其他的臨時工作,交警,每天上班能睡四五個小時,基本上也沒有什麼工作量,房子車子全不用愁,沒畢業父母就早早備好 了。


還有些同學高考眼看也考不上去,家庭條件也很優渥,到高三的時候知道要給整個本科學位,目的是為了將來好安排工作,於是要求自己的孩子學藝術,藝術生高考容易許多,混 個本科文憑的難度大幅降低。


等到大學畢業,拿到學位後,立刻安排進入各類企事業單位,電網、石油、菸草業,都是他們的人。


3

我曾經在菸草行當裡做過暑假工,菸草業的正式員工無一不是子承父業,外面人想考試連考的資格都沒有。


在延安一個五、六線的小城市,捲菸廠正式工人月薪八千,每天拿著手機玩一天,只要簽個字就好。 上下班有巴士接送,吃飯的話園區食堂不收錢,房子有捲菸廠的小區,上班都穿工作服。


真正工作的都是勞務派遣工,一小時幾塊錢,一個月當地人幹八個小時賺個兩千左右,勞務班長一個月也就賺個三千多點。 那還是14年左右,14年五、六線城市,人均收入不到三千塊的地方,捲菸廠的正式員工就賺八千。


至於文化水平,很多初高中,年輕進來的也很多不過是專科,本科很少,因為早就被壟斷,普通人根本沒資格進,他們的生活一點憂愁都沒有。


現在24年,一線城市的許多大學畢業生找的工作收入恐怕還不及他們14年高,而且更累,還看不到希望。


我這樣的同學還有很多,不只是進入國企或事業單位,而是有更多的選擇,根據他們父輩的實力會有不同的出路。


能考上的另說,國家這幾年改制越來越嚴格,很多人實力不夠考不上,就得想其他法子,下面的對策多的是。


例如我大學室友公務員、事業單位、研究生都考不上,但也沒關係,他父親安排當兵,花錢買了張安置卡,畢業後直接安排進入政府單位。


當然,有些人甚至都沒走這條道,直接透過各種手段、管道拿到公職人員的職位,避免和大家考試競爭。


還有些父母在油礦工作的,想辦法把自己的孩子安排到油礦單位,月入七八千,一個月工作十來天,剩下時間都在放假,上班也基本不干什麼活,穩定且富裕, 每天都是喝酒吃飯,玩樂,好不逍遙自在哪有什麼痛苦。


我還有同學父輩掌握一定權力,然後被雙規進去的。


還有同學的父母當一個小官,不是那種明顯權力部門,就有足夠的資金送自己的孩子出國留學,自己孩子可以找不到工作還能一直被養著,還能害怕自己孩子失戀痛苦 立即送四十多萬的豪車安慰。


我還有很多很多的例子,這些仍然不過是冰山一角,只是我認識知道的一小部分,還有很多我都不知道。


4

中國縣城的富豪們怎麼來的? 這當然離不開城投債,大城市每天都不停灑水、不停修路,小縣城,小地方自然也少不了。


之前六盤水市被曝光揭開了骯髒的一幕,倒掉的縣城權力中樞直接把答案寫了下來,寫進了法律文書。 所有的資源都被他們壟斷,修路、翻新、灑水,各類工程招標、沙石、礦產石油等資源,憑啥是某些人做,而永遠輪不到你,自然有其原因。


在競標過程中,自然又少不了各類骯髒事件。 賄賂送禮、關係安排、利益輸送,還有各類惡性違法犯罪事件,在小小的縣城、省會城市都上演過,都不是什麼稀罕的事。


縣城的資源都被他們掌握,壟斷,那麼財富自然而然也流到了他們的口袋,他們的錢來自於納稅人的錢,來自於縣城其他所有普通百姓的錢。


錢並不會憑空增加,也不會憑空消失,財富會發生轉移,窮人的錢被聚攏在一起轉移給了一小撮人。


甚至不要說這些工程項目,就給某一些單位送菜、送米麵糧油都有各種數不清的關係脈絡,以及極為豐厚的利潤。 以前查的松,魚翅海參都往單位裡送,作為某些單位的伙食,後來查的緊才逐步停當。


不過,這樣不妨礙人家賺錢。


有關係的,給某單位送貨,自己無需任何執照,只要打個招呼然後在市場找個其他人代送。


市價一塊元一斤的產品,送給單位的單據價格是五六元一斤,一年送一家單位撈個幾十萬,上百萬都輕輕鬆松,而這不過是人家關係鏈的某一個 副業。


5

很多人問年輕人為什麼不回縣城,回來去嗎? 就這樣的分配模式下,甭管你是清北還是哈耶,回來照樣什麼也賺不到,縣城的財富資源分配跟你沒有半毛錢關係,都是世襲壟斷,已經形成了門閥世家。


我當初報考農業發展銀行面試時,我知道進去的全部都是關係戶,這樣的社會形態哪有什麼高學歷容身之處。 中國真正頂級的,好的工作從來不是靠個人能力、學歷獲得的,而是性與血緣關係。


北京被曝光和情人在成都街頭牽手的某石油公司的管理層,情人各種奢華酒店、奢靡生活的炫耀,是許多名校畢業生畢生努力都達不到的生活狀況。


想在這類企業上位,憑藉個人的出色能力,做夢? 這類好的單位想進去的人排隊,想獻出肉體的同樣也不少。 年輕人為什麼覺得沒希望,為什麼躺平,為什麼紛紛擺爛,這就是癥結。


打也大打不過,加入也加入不進去,哪怕進去了還要被一個遠遠不如你的人奴役你,還要伺候這些垃圾畜生,那隻好選擇躺平擺爛來對抗了,不結婚、不 買房、不生育,你怎麼滴?


很多網路上的人說縣城婆羅門很快會迎來崩塌,那也純粹是想多了,錢早就流入了他們的口袋,他們掌握著大量的生產資料,早就在其他地方擁有各項資產,甚至 不少都轉移出去,哪有什麼崩塌可言。


縣城婆羅門因為縣城的財富有限,省會城市的婆羅門更恐怖,這就是為什麼很多省會城市就是垃圾城市,比如西安、鄭州、南京、南昌、重慶、成都,中國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想要解除這些,還得國家層級大力出手,徹底清查。


分配製度不改,年輕人出頭之日就是很難,社會就難有活力,就像一個企業一樣,如果都是盤踞著老人,新人沒有上位機會,久而久之就會懈怠,然後擺爛,企業也會 走向衰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精选的博文

被「縣城婆羅門」逼到大城市的青年們--族望留原籍,家貧走他鄉--谁能解决县城婆罗门问题,谁就能流芳千古。

被「縣城婆羅門」逼到大城市的青年們 原創 牛奮 牛奮考必過 2024-04-16 13:30 上海 好的工作,就像愛滋病,只透過「母嬰、血液和性」傳播。 第一次看到這金句, 是在雷斯林的公眾號裡-《「這就是縣城婆羅門的真實寫照」》。 (取自烏卡.微信公眾號「雷叔寫故事」2024-...

热门的博文